當前位置:主頁 > 新聞 > 熱點新聞 >
中國人肉搜索網:編程貓成2019雙創熱點,聚焦人工智能編程教育

朝鮮射星:為什么歸化球員會成為熱點

2019-06-17 10:56 來源:網絡整理 責任編輯:北京體育廣播小編

  6月12日,主題為“中國足球新期待、新起航”的2023亞洲杯足球賽研討會在京舉辦。中國足協國管部訓練總監邵佳一表示:在競技層面,要想在2023年有所突破,需要重視歸化球員的作用,這也是大勢所趨。此前,新一屆國足集訓名單公布,相較于老帥里皮二度執掌帥印和39歲老將鄭智重新披掛上陣,最大的看點便是歸化球員李可入選。
  這個小伙子26歲,原名尼科·延納里斯,出生在英國,母親是華人,父親是塞浦路斯移民,今年1月從英甲球隊布倫特福德轉會到北京國安,4個月后入選中國國家足球隊。而在之前的26年里,他和中國、中國足球的交集并不多,盡管在2011年的一次采訪中,他曾透露過為中國效力是選擇之一,當時的記者認為“可能性極低”。
  李可有一半血統來自中國,所以在各大論壇里,他的歸化和入選,球迷基本上還是持歡迎態度的,但反對的聲音也同時存在。有個代表性的觀點是:有中國血統的;從小生活在中國,對中國有歸屬感的;沒有中國血統,但出身中國青訓的,這三類人可以歸化,其他人就免談。他們認為,一支充滿著連中國話都說不利索的球員的中國隊,不能代表中國,即使打進世界杯,也不會給中國人帶來自豪感。如果這種意見被足協采納,那么埃里克森和高拉特永無為中國效力之日,盡管他們入籍中國的流程已經在進行。
  當然,我在這兒無意討論一個足球新聞。事實上,它真正的意義遠遠超出體育范疇。
  即使還有很多危機和挑戰,縱向比較,中國現在正處于一個盛世;無論列舉盛世的多少標志,“萬方歸化”都是其中之一。回溯歷史,舉凡盛世,對各國各民族的人,中國都有著巨大的吸引力,而中國也敞開懷抱,迎接著世界各民族的人。
  在中國歷史上,最為人稱道的盛唐,朝堂上先后曾出現過幾千名外國官員,官職最高的甚至做到宰輔級別。不同的民族、不同的膚色,或許私下還拜著不同的天地神祗,但是,不可否認的是,他們豐富了大唐的歷史和文化,成就了“萬國衣冠拜冕毓”的煌煌氣象。
  再想想,漢武帝任命的托孤大臣金日磾,是俘虜的匈奴族休屠王太子;明成祖五次親征,北伐蒙古,有許多高級武官,竟然也是蒙古人——這是一種怎么樣的氣度,這是一種怎么樣的胸懷,這是一種怎么樣的自信?
  所以,某種程度上,我并不是很能理解,為什么歸化幾個球員都能成為熱點。歸化國外球員(無論是否是中國血統)本質上是一個外國人入籍制度的問題。1985年到2011年,26年間只有不到5000名外國人獲得了中國“綠卡”。而且,在有些人心里,對外國人依然還是彈著“非我族類,其心必異”的老調。有些人雖然能跳出血統的框框,但也要強調,“夷狄入華夏而華夏之”,就是說從文化上成為中國人才能入中國籍。但他們似乎忘了,歸化歸化,來“歸”才能“化”之,若已“化”之,又何必來“歸”?
  兩千多年前,李斯寫《諫逐客書》,他說皇帝享用著來自四方各國的珍寶,認為這是正常的,但對于人為什么要區別對待,“不問可否,不論曲直,非秦者去,為客者逐。然則是所重者在乎色樂珠玉,而所輕者在乎人民也”。
  道理是一樣的。中國越來越開放,中國制造、外國品牌會同時出現在世界上任何一家超市內,誰也不會覺得驚詫。那么,對于人,又何必把服膺中國文化當成入籍的必要條件?凡利我的,我都樂于為我所用;凡慕我的,我都樂于接納,這才是大國理當具有的包容心態。尤其是,我們現在的理想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,在這樣的宏偉目標下,還局限于文化、國籍、種族之類的差異,更顯得可笑。

來源:網絡整理

推薦閱讀
分享到:

Copyright © 2002-2016 北京體育廣播 All rights reserved 

刪稿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鄭重申明: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或建立鏡像.如有違反,追究法律責任
pc28最快结果参考